在全面发展中探寻和谐之美 ——访隐居集团首席品牌商务官周豪

时间:2018-03-14来源:世界酒店联盟 作者:张鹏 李玥潼
  

隐居集团首席品牌商务官周豪
《世界酒店》:请介绍一下隐居集团,旗下品牌定位以及酒店的客群定位。
周豪:隐居2011年诞生的时候是从精品酒店起家的。其实早期在西湖旁边,我们就做小型精品酒店,因此第一家隐居就位于西湖。经过几年的探索,我们一方面持续在做精品酒店这个平台,同时也是希望在精品酒店这个平台之上继续向上或者向下拓展。向下,将酒店产业链做得更丰富些,包括酒店的设计,套餐的运营,顶层设计以及整个的一套综合服务体系。向上,我们正在做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旅游目的地,所以我们希望从精品酒店,隐居这个品牌出发,能够精准定位到我们的客群,把我们打造的不论是目的地,还是文创都能容纳到整个的品牌体系当中来。最终形成精品酒店,加文创,艺术,生活方式,三位一体的品牌形象。关于客群定位我们提出过一个概念:文化资本人群。这类人群基本上实现了财富自由,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是比较高的。他们在度假过程当中,就如同他们的生活一样,有着大量的对品质的、对心灵的、对文化方面的追求,所以我们希望在酒店度假的时光当中也帮他们实现这部分追求。使他们的旅程不仅仅是一个体验和度假,还可以得到更多的文化体验,和一些高端的服务。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设计和现在的中产阶级人群还是有一部分重合的,我们的定位会更精准些,这部分人群在物质生活已经实现了的基础上,仍有大量的精神生活需求要在度假生活中得到满足。
 
《世界酒店》:您如何看待酒店跨界?
 
周豪:不论是做文创,还是生活体验,他们本身便是一个大平台。平台就意味着要走出去,要跨界,将更多不同的资源放到这个大平台当中,使生活方式,文创方面,艺术方面,酒店相关,住宿相关内容都容纳到一起来。
 
我们是从酒店延伸出生活方式的。酒店发展的趋势一定是注重体验性,和品质性的。之所以把生活方式的东西大量的融入进来,是因为酒店其实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和人类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所以不论从哪个方向开始,整个的发展是一定会互通的。另外,这也说明,现在的客群对IP、美学、品质的追求很高。也就是说现在住精品酒店的客人,和之前的客群的需求以及对品质的要求有很大的区别。像无印良品这样的品牌的出现,以及国内精品酒店市场的崛起也是契合了这一批人群规模上的扩张。
 
《世界酒店》:集团旗下的酒店对选址有什么讲究?
 
周豪:我们的选址大的原则有两条。第一是自然环境非常好的,比如度假目的地的景区,5A级景区旁边。例如在宁波通天湖旁边有比较好的基地,在台州的云台山,在南京汤泉的温泉,在扬州瘦西湖和杭州的西湖景区。第二个我们是希望如果选址位于市中心,就去找一些比较有人文气息的老房子,或者在周边有大量文化的元素可以让我们去挖掘。因为度假不仅仅是简单的住宿,大量的附加值需要增加进去,在上海我们会改建老样房屋,重庆那边会改建民国时期的照片厂,未来我们还会去到不同城市。例如北京的酒店就在故宫旁边,走到故宫只需要五分钟,非常方便。所以,我们对于这些酒店的文化气息、自然气息会比较看重。当然,能够有一个平衡两者兼顾是更好的。
 
《世界酒店》:您认为隐居集团旗下酒店的优势在哪里?它具有什么样的特色?
 
周豪:第一我们会强化我们的品牌战略,突出隐居对高精致人群的一个形象。比如我们会提供管家式的服务,让他们感受到私家式个性化的体验。第二,我们在产品打造上会放一些特别元素,比如上海我们就会会找一些老洋房,加一些民国时期的元素。重庆的造币厂我们会放一些以前民国时候的和造币厂有关的大量的照片元素。这也就是一种文化体系大量的植入。第三,就是我们一直在强调的,在做一种度假产品,我们会帮客人设计他们的度假时光。包括哪些时间会是他们在酒店中度过的,哪些时间会是他们在周边的景区度过的。不论两天,三天,五天,我们会在不同的酒店设计出不同的度假方案。从产品体系的打造,服务的提升,视觉文化的概括来提高整个品牌的识别度。这其实是一种综合的生活方式的呈现,因为酒店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希望未来,在隐居发展的足够快足够好的前提下,隐居本身也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世界酒店》:居集团旗下拥有“隐居繁华”这样的海派风格酒店,请谈谈您对海派文化的理解,您认为什么是符合现代人需求的建筑?
 
周豪:海派文化基础的元素是多元性和融合性。当然,海派文化还需要包容不同的文化在一个体系当中,将他们进行融合,最后把精华的东西提炼出来。所以在上海的老洋房里,我们购置了大量民国时期的地板,连楼梯的扶手都是回收上来的,这便将民国元素很好的包含在里面。同时我们也会设计一些符合现代人审美的装饰艺术和装饰品。另外也会去国外采购一些定制的家具,例如我们的沙发桌椅,都是定制的,通常来自法国或意大利。我们将这些和整体的民国风格都搭配起来,这种多元性和协调性就会像海派文化一样会整体的呈现出来。它既是多元的,既是不一样的,同时又是互相协调,彼此配合的。
 
当下,多元化一定是成为趋势,在这个趋势前提下,发展就不像以前会有些标准化的规定。就像精品酒店发展这么快,民宿业发展迅速,主要是因为非标准化的东西迎合了市场细分和市场非标准化的基本特点而诞生的。我想,今后我们很难定义某样事物具体应该归纳于某一类别,因为不同的客群倾向于不同的产品,很难用一个标准来概括。不过,在未来,好的产品中一些基本的原则还是要遵守的,需要符合人性,符合人基本衣食住行的规律,满足现代人的基本需求,哪怕是乡村老房改建,该有的现代化设施也要有。在满足安全、卫生等现代化需求的基础上,未来的产品一定是呈现多样化,个性化的发展趋势。
 
《世界酒店》:能否就某一行业深入介绍下您提到的多元化?
 
周豪:例如中国的建筑行业,多元化已经很明显了。很多人认为,中国是建筑的试验场。就如央视的大楼,还有上海的许多建筑已经将多样性体现出来了。这是不可规避的发展趋势,要看我们用什么样的价值标准去看待这个问题。有些人觉得,这是西方对我们的文化殖民;有些人认为,这是文化多样性的表现;还有些人觉得这属于现代人的自我表达。在我看来,第一,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些建筑的发展,第二,现在很难评断是非,或许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我们会更冷静的反思。第三,多元化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
 
建筑本身是有个性的,但是当下的情况是建筑和周边环境融合不起来。一栋大楼不论放在北京上海找这样的一线城市,或者太原石家庄这样的二线城市,所有位于中心大道的建筑,都是一样的。这样便没有个性,没有文化表达。有一些艺术家们认为建筑要有文化表达,就像宝溪龙泉也就是丽水地区有大量的竹子,包括生活用竹和建筑用竹,和很多人生活方方面面都有关,这便可以用作参考。所以当时葛老师牵头,要求这些艺术家每人做一套建筑,这些建筑能体现当地的特色,比如竹建筑;又能够表现出当地人的审美需求又能够传承下去。在这种背景下,这些建筑建成了,我们也希望使他们活化,做成博物馆、精品酒店或者小型社区统筹运用起来。这些建筑当中本身有艺术家自己的对乡土文化,对传统材艺使用加工改造的思考。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作品打造出一个中国乡村复兴,中国乡村与当代人生活相结合的一个模板。
 
《世界酒店》:请简要介绍一下贵司成立乡宿的契机以及目前的情况?
 
周豪:现在很多城里人喜欢回到乡村,所以我们在乡村中找了许多老房子,成立了“乡宿”品牌,使乡村文化和当代人的度假文化完美结合。使老房改迁,既有美学特色,又有传统特色,以及如何便于出行。乡村改建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因为中国过去的乡村其实积累了太多东西。我们在同村民交往沟通时会产生一些问题,只能在实践中不断的改进。
 
《世界酒店》:新中式成为时下的一股热潮,隐居集团旗下也有新中式产品,您是如何理解新中式的?
 
现在很难定义新中式,好多地方做着做着就变成日本风格了。我觉得新中式第一一定要有中式元素,第二还是要和现代人的需求相结合。决不能单纯地为了新中式而新中式,去做一个复古的,抛开现代人审美的,不实用的东西。当然,新中式作为一个标签既然已经存在了,我们就不能抛弃他,但是要作为一种风格长久的持续下去,他必须要找到和现代生活相结合的点。酒店也好,建筑也好,或是其他的空间也好,还是要找到自己生存的特点。现在新中式还只是一个概念,各企业的态度不一,各花入各眼。
 
《世界酒店》:为酒店本身承载着怎样的人文价值?对时代和社会发展具有哪些意义?
 
周豪:曾有人在一个论坛上提到“中国酒店如何为民族复兴出力”。我觉得中国顶尖高校都不敢说这种话,无论是清华,北大,还是复旦,他们都不会直接去说他们是如何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出力的。酒店更是做不了所谓的文化复兴,只能说,现在各行各业的人在跨界做酒店,在做度假产品。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对这个时代肯定有一些思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人们已经形成共识的美的东西、好的东西保留下来,这本身也是对文化的一种传承,一种表达。当然有些有能力的人可以戴一顶大帽子把文化复兴这个事说的很高,但从产品或者落地性角度而言,我们能够做一些美的东西或者好的东西,并把它留下来,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这就是文化。当代人的感受这应该是最大的文化。
 
《世界酒店》:您是如何理解“美”的?
 
周豪:我想,美的概念就是和谐。
 
我们在追求视觉美的同时也要追求场所精神,这便是一种和谐。你的建筑和周围环境是否搭配,植入的文化和度假的场景是不是合适,你所提供的服务和客人需要的服务是不是相匹配。这种需求和供给上面的匹配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美。包括我们在酒店中进行的空间改造,会考虑视觉的呈现和家具的运用能否和整体环境搭配,能否和隐居倡导的文化理念和人文气息搭配。
 
《世界酒店》:隐居在未来品牌建设上有什么计划?
 
周豪:从酒店平台上来讲,我们做了三个品牌,隐居,小隐,乡宿。此外,我们还做了生活方式的品牌,我们会把生活方式的品牌未来和酒店品牌并重,同步来做。我们希望,通过品牌建设,多体系平台打造来完善或者完成隐居从酒店集团向文创集团向综合体集团转向的过程。
 
 
------分隔线----------------------------